新萄京官网 旧版新闻网 ENGLISH IHome

母亲的抗战——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

点击数:    |    加入时间:2017-02-23

  “黄水奔流向东方,河流万里长,水又急来浪又高,奔腾咆哮似虎狼……”
  每当一人独处,四周万籁俱寂,静谧无声的时候,耳边常会响起这首抗战名曲——《黄水谣》。那哀婉苍凉、愤懑悲怆的旋律总会把我带到那虽未经历却不陌生的抗战年代,总会在内心深处想起我长眠于故乡黄土下的母亲。
  《黄水谣》是小时候常听母亲哼唱的一首歌,当时虽不解其中味道,但母亲哼唱时那专注、深情、略带忧伤的表情,给孩时的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除这首歌外,还有《保卫黄河》、《二月里来好春光》、《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》、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等歌曲也是母亲经常唱给我们听的。有一首歌颂八路军的歌,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唱了,“八路好,八路强,八路军打仗为的老乡,日本鬼子欺压咱们七年多呀,八路军帮助咱们打虎狼。”歌词简洁易懂,曲调明快上口,每每唱来,都引得小玩伴们羡慕。当然,也常为有一个会唱歌给我们听的母亲感到骄傲。
  以后,上学了,长大了,懂得知识多了,才慢慢了解了母亲的“故事”。
  母亲陈玉霞,于1917年腊月生于河北省保定地区蠡县一个叫榆林村的小村子里。这里距县城二十多公里,之间有潴龙河相隔,地理位置相对较为偏僻;早年村上二十来户人家,多以种菜为生,相互间贫富差距不大,人们生活祥和,民风质朴;村上除一两户它姓人家外,几乎都姓陈,大家彼此同心,上下团结。正是小村这些特有的自然条件,使这里在革命早期就成为了我地下党的活动场所。因此,村中不乏共产党的追随者。当年,老区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、作家梁斌小说《红旗谱》中的“高蠡暴动”、青年学生抵制反动教育的学潮……无一不与这里相联,无一不牵动着小村的命脉。老区革命传统的影响、老区人民的哺育、周围进步力量的感召,使生活在这小村的母亲自幼对新事物充满热望。青少年时期的母亲渴求新知识,接受新思想,崇尚妇女解放。在族系兄长的带动下,年轻时的母亲走出家门,走向社会,带领村里姐妹松开千百年来束缚妇女的裹脚布,加入男人行列,同封建势力作斗争。
  “七.七”事变后,抗日战争在国内全面展开,老区人民在地下党组织领导下,奋起抗战,保家救国。母亲毅然投入抗日的洪流,在有关同志指引下,组织村里妇女参加抗日救国会,当时叫妇救会,成为妇救会的骨干力量。母亲与其它同志一起组织妇女特别是年轻妇女学识字、学文化、学唱抗日歌曲。宣传抗日,鼓动群众反对侵略,支持抗日。小时候听母亲讲,白天她们深入到各家各户宣传抗日,晚上找个隐蔽地方学习文化,练习写字。掌握了知识和文化就增强了抗日的主动性和灵活性。敌人也深谙此道,所以,但凡抓住百姓,首先检查双手,一旦发现手上沾有墨迹,立即带走严加审讯。为此,妇救会员们都十分警惕,平时很少用笔,书本则用旧布包起,遇有敌情,就地掩埋。为了躲避敌人,她们经常钻进树林深处,用树枝作笔,大地作纸,不留下任何痕迹。
  为了更多更好地开展工作,母亲于1938年上半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听母亲讲,当时的入党宣誓是在地洞里秘密进行的。母亲的第一笔党费是家里的一缸用白萝卜淹制的咸菜,接受党组织交给的第一项任务是组织全村妇女一起动手,赶制200双军鞋,支援前线作战。后来,做军鞋成为了一种经常性的工作,平日里没有特殊任务时,大家就做鞋,以备后用。有具体任务就突击完成,如:查路条、站岗放哨、挖交通沟、写标语、隐藏和照顾前线转来的伤病员,遇日军空袭或鬼子进村则组织群众转移等。妇救会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,对当时的对敌斗争、前线作战、发动群众打响全民抗战的人民战争起到推动作用。
  随着抗日战争不断向纵深发展,对敌斗争环境日渐残酷。1942年5月1日,日寇对冀中平原发起了惨无人道的大扫荡,推行“三光”政策,实施拉网式轰炸。一时间,华北大地哀魂遍野,尸骨成山,革命工作日益艰巨且面临越来越大的危险,按母亲的话说,天天把脑袋掖进腰带干工作。很长一段时间,母亲处境十分艰险,除大环境使然,还由于母亲肩负的任务越来越重,不仅负责村妇救会工作,在区妇救会也担有一定责任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,当时母亲家是我地下党的落脚点,舅父是当时县公安局和县大队的主要成员之一,舅父1937年3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,一直忠心为党工作,在1941年10月17日的蠡县齐家庄惨案中,舅父是少数几个突围出来的幸存者之一。当时县里相关部门负责人在齐家庄开会,因汉奸告密,敌人包围了开会地点,因敌众我寡,突围时与会同志绝大部分壮烈牺牲,场面惨烈,史称齐家庄惨案。此后,舅父便成了敌伪抓捕的主要对象。家中失火,必殃缸鱼,母亲也成了敌矢之的。终有一天,其他村一个汉奸带领敌人来抓捕母亲,多亏事先得到情报,母亲躲进一户人家的柴灶里,才幸免一劫。事后,母亲义无反顾,抖一抖身上的烟尘,继续努力为党工作,还不断培养和介绍年轻妇女加入中国共产党,壮大党的队伍。
  记得在我上小学时,还曾意外遇到过那个汉奸。
  那是在1955~1956年间,有一次和姐姐一起随母亲去姥姥家,路过一个村庄时,突然发现母亲的脚步越走越快,拉着我的手也越握越紧,诧异间抬头望时,只见母亲脸色煞白,双唇紧闭,同时还看到路的左前方有一中年男子,双手被銬在胸前,正从一堆废墟上走下来。没敢多问,只将两条小腿加紧捣腾,蹜蹜跟上母亲。走出去很远,母亲才小声告诉姐姐和我,刚才那个戴手铐的男人当年曾带领日本人去抓捕母亲。当时听后,只觉毛骨悚然,害怕那人再来找母亲的麻烦。
  然而,历史已翻开崭新一页,战争的烽火已随日本天皇一纸投降书而烟消云散,日本鬼子已滚出了华北,滚出了中国。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胜利。历史已赋予人民应有的收获,也给侵略者和汉奸卖国贼应有的下场。正如另一首抗战歌曲所唱,“种瓜的得瓜呀,种豆的得豆,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。”
  后来的岁月里,母亲一如既往,有如抗战时期一样,继续以一个普通革命者的名义践行着一个共产党员的誓言:遵守党的纪律,保守党的秘密……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……永不叛党。直至离开这片曾经为之战斗并养育了她的土地。
  今天,世界都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倘若天堂有知,那里也会举行一场盛大的集会,母亲会和千千万万个普通老兵一起应邀前往,他(她)们肩披红色绶带坐在观礼台上,绶带上写着:
  “平凡中蕴含着伟大,普通中充盈着高尚。”(彦敏

编辑:贾爱平


更多新闻
07 月
10
07 月
07
07 月
07
07 月
05
07 月
05
新萄京重庆校友会换届大会举行

点击数:
加入时间:2020-07-05
07 月
03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