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萄京官网 旧版新闻网 ENGLISH IHome

心灵的声音

点击数:    |    加入时间:2005-03-04

夜色中,小区里,那水泥的味,还静静地散发着它那干干的气息,花圃间弯弯的石子小道上,暗淡的灯光,把影子拉得长长的。听不见车声,人声,在那清幽幽的昏暗下,透过一扇扇的玻璃窗,看着里面的一丝温馨,那是一个久违了的渴望着的期冀,脚下的步子走得快了些,迎着那灯光,把那广袤无垠无风无云又幽深莫测的夜空、把那星儿月儿扔在身后,如一个刚从遥远的天边回来的浪迹天涯的风尘仆仆的行者,带着大自然的诡秘,带着季节的衰竭与凋零,带着一路风霜,把尘封已久的心灵,把残缺无边的梦幻,把人的脆弱又带了回来。

  遥望着灯光,心又灿然。

  我是在想着什么呢?是在思考未来的日子么?是想让生命放射出一片光亮么?

  小区里一如既往的宁静,一丝思索如一片叶漂浮在冷暖转换的季节里,清除着心的深处粘满了厚厚灰尘的记忆。灯光悄然飘落轻洒在树梢上,温柔地抚慰着摇弋着的树影,将叶儿映得墨黑细长。小区外不远处有打着灯光的川流不息的车辆,此处却听不到一点声响,远远的那水泥墙中,那一扇扇的玻璃窗被薄薄的窗帘斜罩着,隐隐地有一丝暧昧的光淌出,伴随着这光,那里面有老狼执着的嘶哑的哼哼。

  完全没有注意到,在初秋微凉的雨里,在郁郁葱葱的绿中,在同样淡淡忧伤的岁月的歌声里,脚下已有了一地的黄叶。

  未扎围巾,任由头发散乱,一片树叶飘来,被发梢粘住,落在肩上,拿下来放在腿上,用双面胶贴着,象幼年的裤子上总要补着的二块补丁,用手摸去,燥燥的,哀哀的,一腿苍茫。

  带着树叶走着,如翻开夹在书中的藏书叶,过往的回忆一路跟着走来。已经没有几片叶了,留下的几片老老的,在记忆深处,泛着微黄,不知那一天也会飘落,同样悄无声息。

  离开了,离开了,离开了那只有假字,假画,假面、假心情的办公楼。一瞬间,心态又似乎有些失衡,有些茫然,玻璃房里的一张张脸都已模糊,微不足道的成功的喜悦,不足挂齿失意的苦恼都随风逝去吧,只是踩着凹凸的盲行道,想象着没有光亮的兄弟姐妹们是如何摸索着希望行走的――哦,光阴的雨水又会在他们心上织出多少皱纹?

  呵,快到家了,快走进自己的家了。

  好想此时,坐在摇椅上,捧一杯淡茶,捧着一本书,拥着一点慵懒,拥着一点淡然,伴着阳光,回想:那年去青海甘肃,在一天之中历经四季,曾遭遇持枪者,半个月中领略了住宾馆中和躺猪圈旁的落差,让我忽略了高原草地辽阔之凄美,而感悟了“自己是城市中人,归宿还将在城市之中”的感受。不骗风,不骗云,更不想把自己骗到灯光下虚伪地潇洒,藏在窗帘里肤浅地傻笑。只是看着那天边,望着那一片云,想把自己也化为一滴水,附在那云上,好让心有安息之处,随着那云儿,静静地躺在那山崖上飘浮,看着太阳升起,伴着月亮独处,不去想什么,不去做什么,静静地麻木,傻傻地从容,给自己一份坦然,给自己一份平淡,把这感觉,这活法,融入到自己的骨髓里,化为自己人生的一道风景,给自己心灵一个久违的默契。

(新萄京报记者 晶瑶)

更多新闻
07 月
10
07 月
07
07 月
07
07 月
05
07 月
05
新萄京重庆校友会换届大会举行

点击数:
加入时间:2020-07-05
07 月
03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